首页 >游戏杂谈

面肺子伊犁人的舌尖密码

2019-11-10 04:06:29 | 来源: 游戏杂谈

面肺子伊犁人的舌尖密码

面肺子,伊犁人的舌尖密码

张惜妍

在伊犁,巴扎上或是深巷里,总有一个简陋的小食摊冒着热气, 面肺子、米肠子、面筋、羊心、羊肚等食材,依照尖堆形码放在一个大盆里。尤其是深冬的凌晨,这是一副暖洋洋的图画,匆匆赶到的人,和摊主亲热地打着招呼落座,就像回家的孩子等着妈妈的一碗热汤。摊主依照食客的喜好搭配,把这些食材依照一定的比例,切成片、块形状,再根据口味,加入蒜末,油泼辣子,香菜葱花,淋上香醋,浇上滚烫的骨头汤,摆在食客眼前。

这是一种诞生于伊犁的民间风味小吃——面肺子,这三个字引发的共鸣,只有伊犁人懂。比如,下班收拾办公桌,小黄只需说半句“明早别在家吃早餐”,我就明白了下半句的意思“到某条巷子吃面肺子去”。那个早晨可热闹了,一定会遇到前一晚喝多了的同事,久不见面的朋友,翻过脸的同学,有时候还有怕见到恰恰撞上的人。

为何唯有伊犁人对面肺子爱得死心塌地,不离不弃?面肺子起源于伊犁只有四五十年的历史。在上世纪6七十年代,生活艰难,为了找到可以果腹的食物,当地人把民间智慧发挥到极致。家庭妇女把羊肺子用清水洗白,和面洗出面筋,待面水澄清后,留少许清水搅成面浆,加清油和盐,用特制的工具套在肺气管上,用线缝接,舀出面浆倒入,挤压入肺叶,用绳扎紧气管封口,充满白色面浆的肺子就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。羊肠子洗净,将切碎的羊肝、羊心和胡椒粉、孜然粉、精盐拌入大米,灌进羊肠中制成米肠子,和羊杂碎放进一口大锅同煮。在那个年月,勤俭持家的妇女们为了填饱肠胃的创造性发明,不仅制作出特殊食品度过生活的难关,还无意中演变成为地方特色小吃,这类贡献,也是当初没有想到的吧。

面肺子伊犁人的舌尖密码

头几天我接到一个电话。

——你知道黎光街的“黄墙面肺子”搬到哪去了吗?

——搬到六星街转盘往北5十米,现在叫“蓝墙面肺子”了。

黄墙面肺子,2009年开张,这是一家排队排了10年的传奇小店,生意出奇的好,可以说是伊宁市初期的网红店。2019年初,那一片拆迁,搬到了六星街,又由于工商登记的缘由,黄墙面肺子改名成了蓝墙面肺子。

笑容和刀法一样豪放的店主阿扎提,切出来的面肺子也是大厚块,食客自己搭配香菜蒜末油辣子,浇上热汤,面肺子软糯弹牙,米肠子颇有嚼劲。第一口汤进嘴的那一瞬间,满满都是幸福,感觉要羽化了。

阿扎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,他今年50岁,从部队复员落后了单位上班,后来离开单位创业,去苏州开饭馆,他说他是第一个在苏州开新疆餐厅的新疆人。结束了15年的苏州生活,回到故乡,在黎光街开了面肺子小吃店,成为食客们口口相传的美味。也有人专程找去,七拐八拐找不到,确实,那些让人念念不忘的味道,反而会大隐隐于市,藏在街头巷尾、烟火气十足的地方。

切完最后一碗,阿扎提洗洗手点了一根烟,坐在门口歇歇,他的背后,伊犁民居特有的蓝色,和天空一样蔚蓝。他说,“别看这么一个小店,也累人呢。来吃面肺子的人材不管墙是黄的还是蓝的,只认味道。每天早晨五点起床忙乎到八点半开门营业,一天卖掉300来碗,中午两点就卖完了。顾不上休息就到菜市场采购,材料都要新鲜的,当天宰的小羊的杂碎,去手工作坊买传统工艺榨出来的清油,面粉不用高筋粉,就是地产小麦粉,孜然打成粗颗粒,只有好东西才能做出好味道。做面肺子最关键的是面浆的稀稠,我都是先把面浆和好,沉淀一会儿,这样面就更润滑,用手一搅就知道该不该灌了……”

不管是墙面是黄色还是蓝色,改变的只是招牌上的字,不变的是阿扎提的用心。正是这样的好味道,这样厚道的人,才引得那么多老饕朝思暮想,追随不停。

也有进来来打包的人,边等边说:“怪得很,在这现切现吃就香得很,买回去了就不好吃了“。应该是环境不同感觉也不同吧,在街边巷道,人和周围冷冷清清的市井融成了一体,随便任性,吃到嘴里味道愈发醇厚浓烈。固然了,这类个性强烈的食品,也不是所有人都爱吃这一口的,不爱的人沾都不沾,爱吃的人会上瘾,不知道该怎样描述对它的感情。

面肺子伊犁人的舌尖密码

关于面肺子,有个事一直忘不掉。大概是十年前吧,花城夜市有一家面肺子很红火,位置正好在东面第一家,就这样,“花城第一家”名声传开了。有个夏日傍晚,我带着女儿漫步,走着走着就溜达到了花城夜市,正好看到面肺子摊上空着一张桌子,就要了一个小碗解馋。我挑了一块米肠喂到女儿嘴里的时候,一张饱满的脸凑过来问“这儿没人吧”?坐在我对面,然后高声对老板娘喊道:“来一碗大的,模样样子都要,辣子多一点。”她像认识我很多年一样,自来熟地和我聊上了:“我特别爱吃面肺子,隔几天不来就想得很,把自己吃得胖的……哎,我给你说,我明天凌晨要到乌鲁木齐肿瘤医院开刀去呢,乳腺癌,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,反正这样了,就把自己喜欢吃的都吃了……”她边吃边说边朝我笑,满月般的脸庞洁白光滑,一丝病容都没有。再说,她如此年轻,如此开朗,怎样都不像得了绝症的人。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接话,就说“算我请客,再要一碗,等你回来了,说不定我们还在这儿碰上呢。”她哈哈大笑说:“哎呀,我运气真好,还有人给我送行,吃不下了,要不就再来一碗。”

她仰开端来喝汤的时候,一滴清泪划过脸颊。

自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去过“花城第一家“,后来夜市也不存在了,经过那条路,偶尔也会惦记她。匆匆相遇,即便在路上碰到也认不出来了。不过,我坚信,安然看淡绝症而放不下一碗面肺子的她,肯定早已康复了。

本文作者简介

张惜妍:新疆伊犁人,新疆作家协会会员。在国内各类文学报刊发表作品80多万字。其中多篇散文获奖并入选《天山文萃》《西部散文精选》《仰望天山》等年选本。2017年出版散文集《远方有座城》,获首届“伊宁文艺奖”。编剧4集广播连续剧《琴声悠远》(两人合作),2019年3月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首播,新疆、黑龙江、南京和伊犁等多地广播电台播出。

正品印度神油中国官方网站

壮阳药伟哥_男人吃壮阳药到底有没有效?

印度神油治疗风湿

思情印度神油

猜你喜欢